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一女子头皮被撕掉 一直睁着眼睛却昏迷40天护肤DIY
一女子头皮被撕掉 一直睁着眼睛却昏迷40天护肤DIY

昨日上午,陕西女子张立英睁着一双大眼睛躺在石家庄市第三医院(下称市三院)的病床上。“她一点知觉都没有,昏迷快40天了。”守护在旁的丈夫尹启兴说,“老板不再出钱,医院就停药,她还怎么救?”

11月15日,张立英的头发被卷进废布料加工厂的碎布机,致“头皮大面积撕脱伤”。

工人:她头发被卷进碎布机

当时在长安区凌透废布料加工厂车间干活的郑孔明目击了事情经过。据其介绍,当日17时56分,下班时间到了,张立英切断碎布机电源准备离开。老板武志强走进来,要她把碎布机下的碎布渣收起来。

“没两分钟,就听见一声尖叫。”郑孔明说,当时他一看,张立英的头顶住了碎布机锯齿。“这机器断电后还会高速旋转四五分钟。”郑孔明心想坏了,碎布机锯齿外没有防护栏。

武志强用力往外拉张立英。“拽出来时,头上一大块皮没了,身上满是血。”郑孔明说,当时张立英就昏迷了。随后她被送往市三院抢救。

医生:她睁着眼 但是昏迷

昨日,记者在市三院11月29日开具的诊断书上看到,张立英的伤势是:重型颅脑损伤、原发脑干损伤、头皮大面积撕脱伤……

张立英的丈夫尹启兴说,张立英被送进医院后一直昏迷。后来,她眼睛睁开了,身体能动,但没有知觉。医生介绍,张立英的大脑受到损伤,虽然睁着眼,但仍处于昏迷状态。她的鼻子和喉咙里都插着管子,呼吸、吃饭、吐痰都依靠这些管子。

丈夫:她刚进厂两天

尹启兴看着妻子说,他忘不了那一天,11月15日。那天晚上6点多,正在家中的尹启兴看到布料厂的同事郑孔明脸色慌张地跑进来大喊:“你老婆出事了!”

尹启兴跑到车间,地上只有鲜血。随后,他被送到市三院。尹启兴回忆,约两个小时后,妻子被推出手术室,衣服上满是血,头上裹满纱布。

“11月14日,她去上的班,才干了两天。”尹启兴说,他和妻子都是陕西省安康市人,妻子今年35岁。夫妻俩十几年前来到石家庄,辗转在几家废布料加工厂打工。

尹启兴说,今年10月28日,他来到长安区凌透废布料加工厂上班。11月14日,妻子张立英追随而来。11月15日,她的头发被卷进碎布机。

尹启兴说,住院以来,老板武志强前后支付了“3万多元”治疗费。“老板现在不给钱了,我们已经欠了医院八千多块钱。”尹启兴现在只寄希望于老板武志强,“她在上班时伤的,老板应该管。”

老板:我从没见过这个人

昨日,记者采访了事发布料厂老板武志强。

“我从没见过这个人,不知道她怎么来的,我们厂不用女同志。”武志强称,尹启兴在他的厂子上班,没有雇用张立英。但他确定张立英是在他的厂子被机器绞掉头皮受伤的。“我出于人道,打了120,叫人把她送到市三院抢救。”

武志强说,他已支付医疗费“4万多”。

劳动部门:将申请工伤鉴定

长安区安监局一位曹姓负责人称,安监局接到报案后进行了调查,事故发生在机器未停止运转时,属于安全生产事故,已对凌透废布料加工厂下发停产停业通知书。

长安区劳动局工伤鉴定部门一位郭姓负责人称,他们受理此案后,进行了调查和情况汇总,正准备向市劳动部门提交工伤鉴定申请。该厂是一家私营作坊式工厂,没有签订劳动合同,也没有为职工上工伤保险等。“我们没有强制权,只能积极对武志强进行劝说。”

而长安区劳动监察大队一位吕姓负责人称,只要有了工伤认定,便能对该厂实施强制措施。

海盐县星晨商贸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沈荡镇集镇1幢